欧文·戈夫曼与哈维·萨克斯:关于会话分析的分歧

作者:王晴锋; 刊名:社会科学动态 上传者:吕光

【摘要】哈维·萨克斯与欧文·戈夫曼在会话分析的问题上存在细微而重要的差别。哈维·萨克斯强调以原始录像或录音等方式收集数据,话轮转换、相邻对、序列性和补救是会话分析的基本构成。哈维·萨克斯等人还提出话轮转换的最简模型,即以两个要素和一套规则来描述话轮转换系统。而欧文·戈夫曼分析谈话的要素包括话步、情境和仪式等,他视谈话为焦点式互动,批评会话分析的相邻对概念,将会话分析中"提问—回答"的相邻对序列替换成"陈述—回应"模式,并采用"生产格式—参与"框架来探讨谈话互动。欧文·戈夫曼与哈维·萨克斯之间的关键差别在于:仪式是欧文·戈夫曼社会学的核心,互动的组织化是为了确保个体的仪式需要。事实上,哈维·萨克斯对语言的理解更接近于欧文·戈夫曼早期对互动的理解,而不是后期他关于语言的阐释。

全文阅读

哈维·萨克斯(Harvey Sacks)是会话分析的主要创立者,可惜他英年早逝。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欧文·戈夫曼的互动秩序观念与加芬克尔的常人方法学的影响之下,哈维·萨克斯和他的亲密合作者伊曼纽尔·谢格洛夫(简称谢格洛夫)、盖尔·杰弗逊(简称杰弗逊)等人创立了会话分析学。该学派主张通过录像或录音等方式收集原始数据,主要研究口头的对话,而不是结构完整、经过转换的书面语。会话分析与系统功能语法、篇章语言学、言语行为理论、语用学和社会语言学等都属于话语分析(Discourse Analysis)的范畴。欧文·戈夫曼与哈维·萨克斯之间的关系颇有些类似于弗洛伊德与荣格,后者曾是前者的得意门生,后又分道扬镳、自立门户。哈维·萨克斯的会话分析学与欧文·戈夫曼关于谈话的分析之间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并且第一代会话分析学的核心人物曾经是欧文·戈夫曼的学生。然而,欧文·戈夫曼对会话分析学的批评甚为尖刻。两者之间的过节与交恶要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初,当时的哈维·萨克斯还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生。1966年,欧文·戈夫曼拒绝参加哈维·萨克斯博士论文的综合考试,因为他认为哈维·萨克斯的论文中关于“成员资格类型”(membership categorization)的分析犯了“循环论证”的谬误以及过于学究式行文风格。①欧文·戈夫曼的这种态度对后来成为会话分析旗手的哈维·萨克斯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本文主要探讨哈维·萨克斯与欧文·戈夫曼在社会语言学领域所存在的重要分歧。与语言学家不同,二者同为社会学家,但又都对人际间的语言互动具有浓厚的兴趣,因此两者之间的比较也更具有典型意义。一、哈维·萨克斯的会话分析结构20世纪60年代,哈维·萨克斯和欧文·戈夫曼、加芬克尔等微观社会学家有过重要交集,尤其是加芬克尔的常人方法学为哈维·萨克斯创立会话分析提供了重要思想基础。因此,会话分析甚至被认为属于常人方法学。这一时期,录音器材的普及与运用也为研究会话提供了物质和技术基础。1963年,哈维·萨克斯在加芬克尔的帮助下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任教,同时在洛杉矶自杀科学研究中心兼职。哈维·萨克斯对自杀预防中心的电话录音材料进行了研究,揭示了会话的相邻对和会话序列,从而逐渐发展出会话分析学。在哈维·萨克斯短暂的一生里,他没有公开发表系统性的研究专著,其思想主要通过三个方面得以保留、传播:一是他生前发表的若干论文,尤其是《会话中话轮转换组织的最简系统》;二是1964年至1974年间其所讲授的《会话序列的规则》这一课程的内容;三是在他去世之后,由其先前的合作者继承的一些观点。哈维·萨克斯等人认为,话轮转换、相邻对、序列性和补救是会话的一般性特征,也是会话分析的四大基本构成要素。哈维·萨克斯虽然提出了话轮的概念,但是他并未对其下过明确的定义。话轮既可指成为说话者的机会,也可指说话者在下一个说话者开始说话之前所说的所有内容。相邻对由一系列相互关联的事物构成,它们包括:(1)两个话语段。(2)话语要素的并置。(3)不同说话者产生的每一段话语。相互关联序列的话语构成一种已然实现的相关性,它可以在相邻的话语之间获得,同时也部分的是说话者按次序生成的类型学之产物。在具体运作时,这种类型学将话语类型划分成“始发语”和“应答语”,将一个始发语与一个应答语合并成一个“配对类型”。“提问—回答”、“问候—问候”和“提供—接受/拒绝”是配对类型的典型例子。一个既定的序列由一位说话者产生的作为始发语的一句话和直接伴随着另一位说话者产生的话语——它是由一个应答语和来自作为构成该序列第一句话的同一配对类型构成。由此,相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