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之中蕴含着什么?

作者:魏晨阳; 刊名:戏剧之家 上传者:陈晶

【摘要】人物是文学作品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在述人述事的文学作品中更是成为灵魂。人名并不局限于其表面含义,它的潜藏意义也值得研究。从古今中外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来看,人名在作品中已远远超过了作为人物指称代号的作用。读者可以从作者的命名来窥探其更深层次的内涵。文学作品中名字的命名通常受文化、历史背景、情感等因素的影响。好的人物取名,如同形象塑造、情节构思一样充满令人心醉神驰的艺术魅力。

全文阅读

莎士比亚在她的著名戏剧《罗密欧和朱丽叶》第二场中有句名言:玫瑰不叫玫瑰,亦无损其芳香(What’s in a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would smell as sweet)。在这里莎士比亚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语言学问题:What’s in a name?玫瑰或ROSE这个字眼是否会影响人们对花朵的感知呢?我们是否会因为这朵花它叫玫瑰,而觉得比叫“桌子”、“椅子”更加芳香扑鼻呢?初读这句话,我们会认为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不管它是叫做玫瑰还是其他,都丝毫不会影响玫瑰的芳香。罗密欧借用玫瑰来告诉朱丽叶,如果自己的姓氏不是Montague,不必背负隐藏在这个家族名字下的世仇,他对朱丽叶的爱不会变。但是罗密欧的想法显然太过天真,他忽略了名字背后所蕴含的意义以及名字对思想的塑造。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叫玫瑰“桌子”、“椅子”,it would not smell assweet.Benjamin Lee Whorf提出的语言学理论认为语言会影响说话者的思想和认知(his hypotheses regarding therelation of language to thinking and cognition)。Whorf于1930年代末期曾提出一个颇受争论的假说,认为语言能决定我们思考的方式或者我们能思索的范围,即语言可能塑造思想。按照Whorf的假设:当我们说出“玫瑰”这一语言的时候,我们便把思索的范围锁定在一种红色的、很美很香的花之上。即使没有亲眼看到,亲自闻到,但那种香味的意识已经在我们脑海之中形成了。在中国的成语之中也有是表达这个意思的,比如说“望梅止渴”、“画饼充饥”。虽未曾亲眼看到“梅”或者“饼”,但是人们固有的知识告诉我们梅子是酸的,饼可以饱腹。因此想想它们,便可来安慰自己了。在许多文学作品中,作家们也通常通过巧取名字,在读者开始读文章之前便对主人公的性格、身份甚至命运有了了解。读者对于该名字主人的憎恶、怜悯或赞叹之情便油然而生了。美国十九世纪浪漫主义小说家纳撒尼尔·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40--1864)的代表作《红字》(The Scarlet Letter)中综合运用了希腊神话和圣经典故、谐音、以词述意、首字母暗含以及词性近似等方法给作品中的主人公命名,使他们都蕴含着丰富的意义。Hester Prynne是《红字》中霍桑着意刻画的主要人物。她的名字有两种含义:首先使人联想起希腊神话中的Hestier.Hestier是主神宙斯的姐姐,克洛诺斯和瑞亚的大女儿,是一个掌管天上人间一切炉灶的美丽女神。霍桑给作品中的女主人公命名为Hester表明她是一个美丽热情奔放的女子。其次,Hester也是hastier(轻率的,不顾一切后果的)的谐音。所以当人们听到Hester的名字,便想到“美丽、激情、轻率、欲望”等意义。另一名男主人公Arthur Dimmesdale是一个年轻的圣徒,一个博学正统的神学家。Arthur使人联想起Adam,犯“原罪”的人类始祖。姓氏Dimmesdale也蕴含着丰富的意义:Dim的意思是“虚弱的,阴暗的”,Dale的意思是“山谷”。在这里,dimdale实际上就象征着原著中牧师的“dim--interior”(黑暗的内心)。所以,ArthurDimmesdale这个名字的寓意就是一个犯了通奸罪的人因性格怯懦而把罪恶隐藏在阴暗的心中。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老虎理查德·帕克是一桩真实吃人船难故事中的17岁主人公的名字。1884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