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马匹贡赐体系述略

作者:刘振宇; 刊名: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东

【摘要】马匹作为北宋王朝的特殊贡赐物,其贡赐体系可分为北宋君主—臣民马匹贡赐体系和北宋—周边政权马匹贡赐体系。马匹在这两大体系中都起着重要作用:臣民给君主上贡马匹表达自己的忠心,君主通过赏赐马匹向臣民传递恩宠;北宋通过赐马给周边政权表示对其的认可,周边政权通过给北宋上贡马匹表达自己对朝廷的友好或归顺之心。马匹作为贡赐物在君主、臣民及朝廷、周边政权之间的流通维护北宋马匹贡赐体系的正常运行,北宋马匹贡赐体系的运行促进了北宋政治秩序的构建和稳定。

全文阅读

学界在研究北宋贡赐贸易及赏赐时对马匹作为贡赐物皆有所研究①,然而把马匹贡赐作为一个体系来考察尚未见提及。北宋作为一个缺少马匹的朝代,马匹不仅在北宋的军事行动中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在北宋的政治秩序构建中也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对北宋马匹贡赐体系进行梳理,自有其不可忽视的价值。一、北宋君主—臣民马匹贡赐体系(一)北宋君主对臣民的马匹赏赐北宋君主对臣民的马匹赏赐主要分为北宋君主对大臣的马匹赏赐、北宋君主对将士的马匹赏赐等两类。1.北宋君主对大臣的马匹赏赐北宋君主主要在大臣跟随其参加游猎或巡幸飞龙院、骐骥院时赐予大臣马匹,其目的在于拉拢大臣或让其“不忘疆场之事”[1]4953。建隆二年(961年)十一月,宋太祖在京城附近打猎,遂对射中猎物的大臣进行赏赐,其中对“亲王以下射中者赐马”[2]55。乾德五年(967年)十一月,宋太祖“畋近郊,遂幸金凤园,赐从臣马各一匹”[2]197。开宝二年(969年)正月巳丑,宋太祖“幸飞龙院,赐天雄节度使符彦卿等十二人名马”[2]215。开宝二年(969年)十月,宋太祖“幸飞龙院,赐从臣马各一匹。”[2]233开宝四年(971年)二月,宋太祖“幸飞龙院,赐从臣马”[2]261。太平兴国二年(977年)六月,宋太宗“幸飞龙院,赐从官马人一匹”[2]406。雍熙二年(985)九月,宋太宗“幸天驷监,赐从臣马”[1]76。淳化三年(992年)九月,宋太宗“幸天驷监,赐从臣马”[1]90。咸平二年(999年)九月,宋真宗“幸骐骥院,赐从官马”[1]109。咸平二年(999年)十二月,宋真宗“赐近臣戎服、廐马”[1]110。明道二年(1033)正月,宋仁宗在端明殿检阅左右骐骥院马,遂“赐荆王元俨二匹,诸宗室、辅臣至三司副使以上各一匹”[2]2605。2.北宋君主对将士的马匹赏赐北宋君主为激励将士忠于王事,会将马匹作为赏赐物赏赐给将士。康定元年(1040年)十月,宋仁宗为奖励泾州驻泊都监、礼宾副使王珪的战功而赐其“名马二匹、黄金三十两、裹疮绢百匹”[2]3051。熙宁十年(1077年)六月,宋神宗以“管押使臣曲珍、张世矩、王愍三人効力甚勤,而其马皆毙”而各“赐良马二及金带”[2]6923。熙宁十年(1077年)十一月,宋神宗诏令群牧司赐给雄州容城、归信县阙马弓手“马七十二匹”[2]6988。另外,北宋还对罢除兵权后的将领按制度规定赏赐马匹。庆历八年(1048年)九月,宋仁宗诏令群牧司自今“殿前、马步军都指挥使落管军、各赐所借马三匹,殿前马步军都虞侯、捧日天武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二匹,军都指挥使一匹”[2]3968。(二)北宋臣民对君主的马匹上贡北宋对君主上贡马匹主要来自中央官员、地方使官、沿边蕃部及普通百姓等群体。1.中央官员对北宋君主的马匹上贡中央官员需要根据北宋的制度规定对北宋君主上贡马匹。按照北宋“车驾游幸射弓,故事每御箭射中,宰臣、亲王以下进马”,即每当北宋君主射中猎物时“宰臣、亲王以下”需要“进马”[2]7227祝贺。乾德元年(963年)三月,宋太祖在开封金凤园与符彦卿等一起练习射箭时“七发皆中”,符彦卿等大臣为庆祝宋太祖的佳绩遂“进马为贺”[2]87。大臣为庆贺北宋君主“郊祀”也需要进贡马匹,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十二月,淮海王钱俶因“郊祀贡马皆驽”[2]506而险些被治罪。由于北宋马匹价格较为昂贵,许多大臣因无法按时交纳进贡马匹钱而负债,为此北宋君主曾免去韩琦等大臣所“负当进马价钱”[2]7508。为消除群臣欠“进奉马”价钱的现象,北宋君主曾令群臣“借马者先输直,久逋不偿者克其奉料”[1]4939。2.地方使官对北宋君主的马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