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技术使用的生态临界:临界模式、时空维度及态势转化

作者:林慧岳;陈万球; 刊名:自然辩证法研究 上传者:王宽

【摘要】技术生态临界点是技术使用的环境负荷由"可承受"向"不可承受"转变的转折点,又是技术的环境影响由"可修复"向"不可修复"转变的转折点。生态临界点具有复杂性、不确定性、不可逆转性、风险聚集性、体系性、认识滞后性和社会建构性的特征。技术的生态临界可分为生态链生物放大和空间扩散积聚两种模式情景,空间和时间是生态临界过程的分析维度。技术的生态效应达到临界点将发生量级巨大且不可逆的灾难事件,技术生态风险防控必须在临界期进行。

全文阅读

技术只有在使用中才能凸显自己的意义,释放自己的功能,技术结构也只有在使用中实现自己被建构的价值,技术的本质其实就是使用〔1〕31。当技术哲学对人工物的聚焦点从设计转向使用,也应该关注使用的后果,特别是关注技术使用的环境后果〔2〕60。一、导言我们所处在由技术世界向充满各种问题的技术时代的转变之中〔3〕464-467,技术使用的环境问题是技术时代事关人类生存的问题之首。技术使用是人工物的使用,关于技术人工物的以下三个问题是有意义的:(1)这个物体是做什么的,涉及人工物的功能;(2)这个物体由什么做成的,涉及人工物的物理结构;(3)这个物体是如何做的,涉及人工物的制造或使用计划〔4〕43。这三个问题实际上都指向了环境的可承受性和相容性。根据全球气候变化因素的分析,技术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占到温室气体排放的2/3,农业和畜牧业扩张带来的甲烷占到温室效应的1/5,汽车和化肥的应用产生的一氧化二氮则为温室效应贡献了12%〔5〕321。克莱夫·庞廷认为,在过去数年中,科学家们越来越关注世界气候正接近的一个临界点,急剧变化可能很快就会发生,这些变化将是不可逆转的,它们的出现将带来社会和经济的巨大毁坏〔5〕11。目前,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活动与气候暖化的因果关系,森特恩断定从临界点和过渡期两方面来分析未来气候的变化已成为主流科学〔6〕10。对于生态系统的变化,杜克大学教授诺姆·克里斯滕森(Norm Cristensen)提出要警惕变化的临界值或转折点,当人类活动使生态系统的变化超出了正常的变化范围,会导致生态系统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他把生态系统从自我平衡的状态转变到另一状态的点叫做变化的临界值或转折点〔7〕15。但他又认为现在还无法预测这些临界值的确切范围〔7〕20。在农药对生态系统影响的研究中,蕾切尔·卡逊认为化学药物对生命的危害是“长期积累”并取决于生命体“总摄入量”〔8〕165,揭示了量的积累到临界爆发的因果关系。沃德与杜博斯也认为,大多数的环境损害都存在“临界现象”〔9〕73。技术使用的生态临界效应是现实世界的客观存在,是技术与环境关系表象下被遮蔽的生态变化过程和趋势。二、生态临界点概念与特征技术活动影响下环境变化和地球承载能力的共变关系如图1所示〔10〕245,在技术作用下环境受到的影响越来越大,而环境承载能力越来越低,图1中两条曲线相交处表示技术活动的承载能力和环境影响的生态临界点。技术生态临界点是技术使用导致人类生存环境发生质的变化的标志,它既是技术使用的环境负荷由“可承受”向“不可承受”转变的转折点,又是技术对环境的影响由“可修复”向“不可修复”转变的转折点。图1技术活动的生态临界点图2技术生态风险区域技术使用充满了未知的风险。技术越取得壮观的发展,与之相匹配的是,它也具有同样程度的坏的副作用〔11〕51。在技术风险评估中,越来越多的人赞同和支持使用上限和下限两个风险水平〔12〕7-8,上限是风险的最大允许水平(MPL);下限为风险的可忽略水平(NL)。小于NL是可忽略的风险区;介于NL和MPL之间的区域为需要降低的风险区;风险大于MPL则为不可接受的风险区(见图2)。显然,MPL即为技术生态临界点,而技术的生态临界过程介于NL和MPL之间的区域。技术生态临界点作为技术对环境生态影响的关节点,它具有以下特征:(1)复杂性。从生态临界点形成看,既有生态链的逐级放大作用,又有生态变异的突变作用;从作用机制看,既有影响积累的线性增长,又有态势转化的非线性飞跃;从发展过程看,既有短周期的环境变化,又有超长周期的环境演化,而有些高技术的生态影响更需要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