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审克莱门特·格林伯格自制美学的理论价值

作者:耿晨; 刊名: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 上传者:赵泽艳

【摘要】20世纪中叶后,美学与艺术的分道扬镳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艺术在失去美学之后,一方面扩展了自己的边界,另一方面也深深陷入大众化、商业化、政治化的泥潭中不能自拔。随着当代艺术遭遇的危机日益显露,回到格林伯格的现代主义理论,重新审视格林伯格美学思想的精髓,如趣味、审美体验等核心概念,对于反思当下的艺术与美学现状具有重要意义。

全文阅读

重审克莱门特·格林伯格自制美学的理论价值 耿 晨 (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研究中心,山东 济南 250010) 作者简介:耿晨(1995-),女,山东济南人,山东大学文学院文艺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文艺美学。 摘 要:20 世纪中叶后,美学与艺术的分道扬镳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 艺术在失去美学之后,一方面扩展了自己的边界,另一方面也深深陷入大众化、商业化、政治化的泥潭中不能自拔。随着当代艺术遭遇的危机日益显露,回到格林伯格的现代主义理论,重新审视格林伯格美学思想的精髓,如趣味、审美体验等核心概念,对于反思当下的艺术与美学现状具有重要意义。关键词:现代主义美学;后现代主义美学;概念艺术 中图分类号:J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7327(2019)-03-0117-05 若是没有 20 世纪 60 年代英美概念艺术、波普艺术的发展,恐怕美学与艺术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依然得不到重视和澄清。 尽管在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盒子出现半个世纪之前,杜尚的雪铲和小便器等现成品已经使得现代主义艺术批评家格林伯格眉头紧蹙,但如果说彼时的格林伯格还能够以严厉的批判态度对待杜尚, 拒绝将杜尚纳入艺术的大门,那么 20 世纪 60 年代之后,格林伯格已经不能从容应对那些极具针对性的, 来势汹汹的质疑、反叛乃至颠覆。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对战中,格林伯格 始终坚持他的个人趣味, 视 60 年代盛行的概念艺术、波普艺术等为庸俗(Kitsch)乃至恶毒,是艺术的堕落,不遗余力地大加鞭挞。 作为现代主义艺术最为出色的辩护者和发言人,格林伯格既是文化山脉一般的“偶像”,也是后现代主义思潮裹挟下的众矢之的。 格林伯格遭受的围攻,其背后是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的对峙,是美学与艺术的博弈,是在后现代的语境下,整个现代主义思想遭受的质疑。 在格林伯格代表的现代主义美学中,艺术与美之间的重叠被认为是必然的、先验的,美是艺术的本质属性, Reviewing the Theoretical Value of Clement Greenberg's Homemade Aesthetics GENG Chen (The Center for Literary Theory and Aesthetics of Shandong University,Jinan Shandong 250010) Abstract:The division of aesthetics and art has become an irresistible trend in the middle of the 20th century. On the one hand, art has expanded its own border. On the other hand, art is influenced by the popularization, commercialization, and politicization. With the danger faced by contemporary arts has exposed clearly, it is necessary to reflect on the Greenberg's modernist theory. Re-examining the essence of Greenberg's aesthetic thoughts, such as the concepts of interest and aesthetic experience,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