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型城市在非遗保护中的滞后性——襄阳与温州的对比性研究

作者:胡雪菲; 刊名:湖北文理学院学报 上传者:高天丛

【摘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更是一个地区历史文化的钩沉,对它的保护直接关系到本地区文化传承的命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是一个繁杂且专业性很强的系统工程。随着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日益深入,中型城市间的差距愈发明显。文章从政府对非遗保护工作的投入、高校在非遗保护中的作用以及媒体宣传等方面阐释这一差距出现的原因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全文阅读

收稿日期:2018 -10 -15; 修订日期:2018 -12 -03 作者简介: 胡雪非( 1994— ) ,女,湖北襄阳人,中国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 中型城市在非遗保护中的滞后性 ———襄阳与温州的对比性研究 胡雪菲 ( 中国美术学院 设计艺术学院,浙江 杭州 310000) 摘要: 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更是一个地区历史文化的钩沉,对它的保护直接关系到本地区文化传承的命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是一个繁杂且专业性很强的系统工程。随着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日益深入,中型城市间的差距愈发明显。文章从政府对非遗保护工作的投入、高校在非遗保护中的作用以及媒体宣传等方面阐释这一差距出现的原因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关键词: 非遗保护; 襄阳; 温州 中图分类号: G127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2095 -4476( 2019) 03 -0019 -05 在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之前,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样一个基本事实: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过程中,经常会出现这样两个主体: 一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主体,一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主体[1]。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主体”是指那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或是传承群体,他们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中居于核心地位,对项目的存续起着决定性作用。与此对应,“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主体”是指那些游离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圈之外,不直接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但却能利用自身的优势去帮助、鼓励、推动民间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自主传承的群体,他们一般由政府、学界、商界及新闻媒体共同组成。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在特定环境和特殊历史时期中成长起来的文化现象。传承人只是承载文化的一个符号,广大民众才是其真正的拥有者。因此,在现代社会进行保护工作的意义在于回溯本土社区文化主体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重估,借此建立或提升文化自信。那么,创建多种渠道让民众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成了保护主体必须完成的首要任务,也是判断保护工作好坏的标准。本文以同为省域副中心城市和历史文化名城的湖北襄阳和浙江温州为例,比较两市在非遗保护工作中的差异,据此分析落后者滞后的原因、并提出相应的对策。 一、“滞后”之距: 到底几何 襄阳与温州虽同为历史文化名城与省域副中心城市,但两市对于文化及非遗项目的挖掘与保护程度却截然不同,前者更多的停留在按部就班的表面阶段,民众对本市的非遗项目知之甚少。而后者业已进入创造性的保护阶段,民众已养成自主的去了解和保护非遗项目习惯。 ( 一) 两市非遗项目存有量及代表性传承人数量间相差甚远 根据温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和中国襄阳政府网的数据整理出表一,可以看出襄阳在各级别的非遗项目及代表性传承人的拥有量上都远远落后于温州,尤其是在人类非遗项目名录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遗名录”上,襄阳更是无一入选。数量上的悬殊差距说明了襄阳在非遗项目的申报和代表性传 承人的扶持与评定工作推进力度严重不足。 ( 二) 公共文化服务场馆数量及非遗相关报道上的差距较大 根据温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襄阳市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广电局及各高校官网的数据整理出表二。 可以看出,第一: 襄阳尚未建设非遗展示馆,而温州已有两所,一所是政府投资兴建的,另一所是由三科集团 19 2019 年 3 月第 40 卷第 3 期 湖北文理学院学报 Journal of Hubei University of Arts and Science Mar. ,2019 Vol. 40 No. 3 投建的,建设初心正是源于集团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