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血疗法在皮肤科的应用研究

作者:黄潇潇;宋业强; 刊名: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上传者:李刚

【摘要】放血疗法是中医针灸治疗学的组成部分之一,是针刺方法的一种,是运用三棱针或粗毫针等针刺工具刺破穴位或络脉放出少量血液,以外泄内蕴之热毒,疏通经络,调整阴阳、促邪外出以达到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具有祛风止痒、镇吐止泻,消肿止痛、通经活络,解毒化瘀,泄热及急救等诸多功效。其中在皮肤科以其清热解毒、祛风止痒、通经活络运用于过敏性疾病、痤疮、带状疱疹等疾病。

全文阅读

本文引用格式:黄潇潇,宋业强.放血疗法在皮肤科的应用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26):215.0引言放血疗法是中医传统外治法之一,通过点刺放血调节“气”与“血”之间的相互关系,以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刺络放血,旨在祛风通络,祛瘀生新,调和气血,加速局部淋巴和血液循环。发生在人体皮肤、黏膜及皮肤附属器的疾病统称为皮肤病,其病机主要是气血失和、脏腑失调、邪毒结聚而生风、生湿、化燥、致虚、致瘀、化热等,通过临床观察,放血疗法能够疏通气血,调节脏腑功能,使皮肤病变部位得到改善,从而达到治疗疾病、使疾病好转的目的,具有操作方法简便、副作用小、易被患者接受等优势。1激素依赖性皮炎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物质水平的提高,一些含有激素的护肤品的使用以及激素类外用药的滥用,使得激素依赖性皮炎变得越来越常见。因本病多发生于中青年男女性颜面部,易反复,病程长,使患者饱受折磨。崔美娟、张杰等[1]在散刺放血疗法在激素依赖性皮炎治疗中应用一文中指出在激素依赖性皮炎的治疗中,散刺放血疗法可以作为辅助治疗。侯慧先、胡艳双[2]等采用口服清营祛风汤(生地黄20g,牡丹皮15g,水牛角30g,金银花20g,连翘15g,大青叶20g,蝉蜕10g,玄参15g,赤芍10g,防风10g,薄荷10g,甘草5g)配合大椎及双侧风门、肺俞、肝俞、胃俞、大肠俞拔罐放血与口服复方甘草酸苷胶囊相对照,四周后随访,治疗组总有效率90.63%;对照组总有效率73.33%。作者认为经过长期临床观察,该方法切实有效,疗程较短。2带状疱疹带状疱疹是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引起,以沿单侧周围神经分布的簇集性小水疱为特征,常伴有明显的神经痛。带状疱疹中医又称蛇串疮、缠腰火丹等,主要有肝经郁热证、脾虚湿蕴证、气滞血瘀证等证型,其中肝经郁热型最常见,而放血疗法主要通过刺络放血使火毒随血排出,达到泄火解毒的目的。谷倩芸、梁智群[3]将80例肝经郁热型带状疱疹患者随机分为2组各40例,治疗组给予中药龙胆泻肝汤(龙胆草10g,黄芩10g,栀子10g,泽泻15g,木通10g,当归15g,生地黄10g,柴胡10g,甘草5g,车前子15g)加放血疗法治疗,对照组给予西药治疗,比较2组的临床疗效。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0.0%,对照组为67.5%,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中药加放血疗法治疗肝经郁热型带状疱疹,疗效显著。付银锋[4]等采用针刺配合刺络放血疗法治疗与采用常规西医治疗对照观察组患者的临床总有效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在结痂时间、止痛时间方面,观察组均明显短于对照组(P<0.05),且观察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较对照组明显降低(P<0.05),作者认为采用针刺配合刺络放血方式对带状疱疹患者进行治疗效果显著,对改善治疗效果、快速结痂止痛有重要价值,可推广使用。3痤疮痤疮俗称“青春痘”,是一种累及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多发于青年男女,表现为粉刺、丘疹、脓疱、结节、瘢痕,中医称“粉刺病”。李珍、刘晓焕[5]取大椎穴进行放血拔罐治疗,每周治疗2次,2周为1个疗程。共治疗2个疗程。在36例患者中,痊愈20例,占55.56%;显效13例,占36.11%;无效3例,占8.33%;总有效率为91.67%,大椎穴放血拔罐治疗面部痤疮有重要的临床价值,值得推广使用。明红钰[6]采用中药(枇杷叶12g,桑白皮15g,白花蛇舌草30g,野菊花10g,丹皮10g,赤芍12g,黄芩10g,黄连3g,荷叶10g,甘草3g)内服联合耳尖放血疗法与单纯中药汤剂治疗对照,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0%;对照组总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