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救援人员的正念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影响:侵入反刍和社会支持的作用

作者:张伊;伏干;姜慧丽;安媛媛; 刊名: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上传者:朱华

【摘要】目的:考察正念对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影响,并检验侵入反刍和社会支持在其中的中介作用。方法:本研究采用正念注意觉知量表(MAAS)、社会认可度量表(SAQ)、事件影响量表(IES-R)和事件相关反刍量表(ERRI)对298名南京市红十字救援的工作人员进行调查。结果:相关分析显示,正念、PTSD、侵入反刍及社会支持之间两两显著相关。路径分析表明,正念可以直接负向预测PTSD,也可以通过侵入反刍和社会支持的中介负向预测PTSD。结论:正念有助于缓解PTSD症状,正念可以通过减少个体的侵入反刍,使个体感知更多的社会支持,从而缓解PTSD症状。

全文阅读

个体经历创伤事件可能会引发许多消极心理反应,如抑郁、焦虑、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Stress Disorder, PTSD)等[1]。其中,PTSD被认为是最典型、最常见的消极心理问题[2]。PTSD是由异乎寻常的灾难或威胁性事件所引发的,伴随着强烈恐惧、无助、痛苦的一种心理障碍,其特征为警觉性增高、闯入性回忆反复出现或再体验以及回避反应等[3]。研究发现,PTSD广泛存在于经历过不同创伤事件的个体身上,如自然灾难的幸存者[4]、军人[5]、救援人员等[6]。关于灾难幸存者的PTSD的研究较为丰富,然而,关于救援人员的PTSD的研究相对缺乏[6]。救援人员的工作往往需要在灾后第一时间就奔赴灾区实施救助行动。救援人员在亲眼目睹诸多灾难场面后,也可能会和受灾群众一样,遭受强烈冲击,从而产生PTSD反应[7]。王玉龙[8]等人的研究指出,参与重大自然灾害的救援人员PTSD的发生率高达18.8%~37.62%。因此,寻找PTSD的保护因子,对救援人员PTSD的预防和治疗具有重要意义。在针对PTSD防治的研究领域,正念的概念开始引起研究者的关注。所谓正念,是指有意识地对当下经验不加评判地注意[9]。正念水平通常被看作是一种特质,表示个体对当下经验的觉察能力。过去已有的关于正念对PTSD影响的研究表明正念水平越高,越有助于缓解PTSD的症状[5,10,11]。而基于正念的心理干预对PTSD症状同样具有明显改善作用[12]。但是正念如何对PTSD产生影响,目前的研究探索相对较少。因此,本研究着眼于探究正念影响PTSD的潜在机制。在解释PTSD的产生和维持时,Horowitz[13]的压的产生和维持时,Horowitz[13]的压力反应综合症理论认为,PTSD与创伤信息的认知处理、现有图式以及信念的改变有关。当创伤记忆不能与现有图式融合时,个体会把创伤记忆压抑到无意识中去,出现麻木和否认事实等。但是,完形倾向的认知加工力图激活创伤记忆,使之与现有图式整合。因此,创伤信息则重新进入意识层面被反复加工,导致心理防御机制崩溃,出现闪回、噩梦等症状。这种创伤事件意想不到地闯入个体认知,个体被动反复思考创伤事件及其后果的过程被称为侵入反刍[14]。侵入反刍会迫使个体关注创伤事件,使个体聚焦于创伤线索的消极面,增加个体对于创伤事件后果的消极想法和情绪,从而PTSD症状得以维症状得以维持甚至加剧[15]。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研究者也开始关注正念对侵入反刍的影响。新近研究发现,正念与侵入反刍存在负向的内在联系[16]。研究者认为,正念是有意识地对当下的经验的注意和觉察[17],这可以帮助个体增强注意力集中和控制的能力[18]。当个体出现闯入性回忆时,个体能将注意力从创伤记忆转移到当前的经验上来,从而减少了侵入反刍[19]。此外,正念还可以帮助个体更好地接纳闯入的创伤记忆和与创伤事件有关的想法和情绪,将这些想法和情绪仅视为头脑中的事件而不陷入其中,不对其进行负性评价[10,20]。许多研究也表明,基于正念的干预会显著降低个体的侵入反刍[21]。Jain[22]等人的研究更是证明正念冥想可以通过减少侵入反刍来缓解个体的心理痛苦程度。综上可知,正念与侵入反刍存在负向关联,而侵入反刍又是PTSD重要预测因子。因此,侵入反刍重要预测因子。因此,侵入反刍可能是正念影响PTSD的一个中介因素,即正念可的一个中介因素,即正念可以通过减少闯入性回忆持续的时间与发生的频率,即减少侵入反刍,从而缓解PTSD的症状。其次,在探讨PTSD的预测因子时,社会支持的的预测因子时,社会支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