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瑄格物用敬工夫辨正

作者:柴旭达;薛勇民; 刊名: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刘晓芳

【摘要】薛瑄被称为"明初理学之冠",在以"性"取代"理"作为基础范畴的前提下,发展出以"敬"为核心的工夫架构。在"格物"与"用敬"的关系方面,一方面以"格物"之"识道"作为"用敬"之"入道"的工夫准备,另一方面在认识论层面以"敬察"开拓了"穷理"的内求向度,通过"敬察敬存"的对举代替朱子"格物用敬"的"车之两轮"结构,从而使宋儒的内外工夫在理论上融汇于"敬",这昭显出明初理学向心学过渡的端倪。

全文阅读

2019 年 4 月第 37 卷 第 2 期 太原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Tai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ocial Science Edition) Apr. 2019 Vol. 37 No. 2 薛瑄格物用敬工夫辨正 柴旭达,薛勇民 ( 山西大学 哲学社会学学院,山西 太原 030006) 摘要: 薛瑄被称为“明初理学之冠”,在以“性”取代“理”作为基础范畴的前提下,发展出以“敬”为核心的工夫架构。在“格物”与“用敬”的关系方面,一方面以“格物”之“识道”作为“用敬” 之“入道”的工夫准备,另一方面在认识论层面以“敬察”开拓了“穷理”的内求向度,通过“敬察敬存”的对举代替朱子“格物用敬”的“车之两轮”结构,从而使宋儒的内外工夫在理论上融汇于 “敬”,这昭显出明初理学向心学过渡的端倪。 关键词: 薛瑄; 性; 格物; 敬存; 敬察 中图分类号: B24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 -5837( 2019) 02 -0084 -06 明朝初期的儒者基本仍以朱子理学为宗,其 中得朱学要领而体察精醇者大抵以薛瑄为最。对薛瑄思想的历史地位,主要存在三种评说: 一是固守说,认为薛瑄严格依循朱子理学旨要,未有明显创发,黄宗羲是持此观点的主要代表; 二是躬行说,认为薛瑄是位实践之儒,笃实践履,“主敬”是其最鲜明特色,这是当代学界主流看法; 三是推进说,认为薛瑄在明初朱陆合流的背景下,在学理上对朱子理学有所推进,甚至开明初朱学转型之先。值得一提的是,持第三种观点的相关学术成果正逐渐增多,对理、气、性、心等问题均有涉及,但鲜有从“格物用敬”的关系层面来观照薛瑄于朱陆合流之贡献者,而这恰是本文立意所在。 关于道德修养的进径,“格物”与“用敬”是宋明儒学最主要的工夫。在薛瑄之前的朱熹看重“致知在格物”,通过知识的累积与推扩而豁然贯通、明辨是非; 之后的王阳明由外返内,强调“致良知”“心外无理”。二者的不同取向形成 了儒学 发 展 史 上 的“理学”与“心学”两个高峰。薛瑄生活的历史时期介于二者间,其学一方面立足于朱子理学知识取向的基本立场,另一方面又以“敬存敬察”论扩大“心一收而万理咸至,至非自外来也” [1]1120 之内求路向的理论空间。这显示骛于内外的两种修养取向在薛瑄之学中并存,从“理学”向“心学”演进的儒学思想 史角度看,薛瑄似有承启之功。因此,薛瑄对“格物”与“用敬”关系的处理,反映着其学问上继先学的历史性与下启后世的开创性。可从两个角度加以分析: 一是在理论架构上,薛瑄的“格物”与“用敬” 理论彼此融贯,“格物之所包”含着心,对心的“敬察”亦属“格物”本身,两种工夫的相合正是明初朱学内部在发现主体价值方面所做的推进; 二是在修养过程上,“识道以智为先,入道以敬为本” [2]1183,薛瑄虽未脱离程朱理学所规定的为学次第,但正如宋儒所言,“识道”以“入道”为目的,将关注点放在自家身心的体贴上是薛瑄识道之后的必然选择,或许以主体为导向的价值论与工夫论,是以“入道”而非“识道”为根本旨趣的理学 发 展嬗变的内在诉求。 “性”字体现着薛瑄理学关注道德主体的倾向性,其“格物”与“用敬”相合的工夫论也皆与这种倾向性有关,所以本文的探讨自“性”展开。 一、“性”: 格物用敬的逻辑起点 “道”“理”“性”与“心”是关系到儒家对人的生命根源、道德来源、道德修养方式之基本看法的重要范畴。孔子所开的“仁学”与“礼学”,为后儒基于感性还是理性、内在还是外在来探寻“至善”提供了不同选择。如孟子是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