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限期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可行性分析

作者:高洁; 刊名:西部法学评论 上传者:张健

【摘要】判决重作依附于撤销判决而存在,判决重作的时限规定是指在撤销原行政行为后对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进行时间限定,目的在于督促行政机关及时履行行政判决,切实维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实现案结事了的诉讼目的。在《行政诉讼法》中并未对判决重作进行时限的要求,司法实践判决书中出现了对时间不做要求、法定期限要求和具体时间要求三种情况,本文对此问题进行探讨,对时限规定进行利弊分析,并提出时限规定的设想,希望对完善行政判决有所助益。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 2014年《行政诉讼法》第70条对原《行政诉讼法》第54条进行了修改,列明行政行为有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超越或滥用职权、明显不当六类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从司法实践来看,在增加了“明显不当”的撤销标准之后,新70条的可适用度也获得大大提高。法院判断撤销的撤销判决是法院对被诉行政行为效力的部分或全部否决,集中体现了法院对行政机关的监督和制约[1],然而对部分当事人来说,要做到“案结事了”并非单靠撤销原行政决定就可以达到,他们的诉求不仅仅是确认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部分或全部违法,更需要的是行政机关作出正确的行政决定以维护他们的权益。因此,附属于撤销判决而存在的重作判决是不可忽视的,判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主要源于原行政行为被撤销后,法律关系仍然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而法院无权直接作出有行政行为性质的判决,需要借助行政机关予以恢复,并且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具有可行性,也不会对国家、社会及他人合法权益带来损害。至于是否应该限定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时限,《行政诉讼法》未作出具体的时限规定,学界亦持不同态度,有学者认为应该对重新作出行政行为限定时限,只有这样才能督促行政机关尽快作出行政行为,维护法律关系的稳定,达到“案结事了”的目的,也有学者认为判决重作的情况下一般不宜限定重作的期限。 笔者就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判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31个中级法院判决重作案件进行了整理和分析,发现在司法实践运用中比较混乱,同类型案件对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时限要求是不同的。(注:有个别案例同时属于两种类型) 由此可见法院判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期限限制主要有以下三种情况: (一)明确规定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期限 此类案件中法院不仅明示了行政机关要在规定期限内重作行政决定,还规定了具体的时间。在案例梳理中发现,对期限作出限制一般出现在涉及复议和工伤认定的案件中。 在康根性、康根利诉西安市人民政府不予受理行政复议决定一案((2018)陕71行初47号)中,当事人就西安市国土资源局未给予安置补偿款一事向西安市人民政府提起复议被驳回,法院判决西安市人民政府驳回其复议申请的行为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予以撤销,明示西安市人民政府在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对原告的复议申请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在建昌县和尚房子乡和尚房子村村民委员会诉葫芦岛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一案((2017)辽14行初54号)中,法院认定被告复议作出的土地所有权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依法予以撤销,并要求葫芦岛市人民政府在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依据《行政复议法》第31条的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是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并告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但是延长期限最多不超过三十日。上述案件中法院判决期限为六十日表明法院代替行政机关作出了裁量,认为此行政决定并非“情况复杂”,不需要延长,然而这一裁量是否恰当无从得知。 但是在规定具体时限的判决中,又出现类似案件在判决重作时具体时限数的差别。例如,薛发诉海南藏族自治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案和席香菊诉许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一案((2017)豫10行终112号),二审两者都是工伤认定,前者法院在撤销原行政决定后要求行政机关在三十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后者法院要求在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二)在判决书中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