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唐初黄釉俑试探——兼论洛阳唐初墓葬文化之渊源

作者:徐斐宏; 刊名:中原文物 上传者:丁勇

【摘要】本文考察了唐初黄釉俑,明确此类陶俑产自洛阳,并论证其与安阳隋代瓷俑联系密切。进而以黄釉俑为切入点,指出洛阳唐初墓葬在随葬品与形制方面均可见对北齐以来关东地区墓葬文化的继承,且这一现象可能与唐初人口流动有一定关系。

全文阅读

洛阳地区唐初墓葬[1]中,曾流行随葬一种特征鲜明的黄釉俑。(图一)它们以瓷土为胎,外施米黄色低温釉,部分陶俑表面仍存彩绘,整体特征较为鲜明。此类陶俑构成了隋唐陶俑演变历程中的重要环节,也是理解洛阳唐初墓葬有效的切入点,富有研究价值。然而,关于此类黄釉俑的讨论仍显不足,尚有不少问题亟待澄清。以下将从梳理黄釉俑的发现情况入手,理清这种遗物的产地与渊源,进而以此出发,探讨洛阳唐初墓葬文化的源流。一唐初黄釉俑的流布与产地在分析相关问题之前,明确黄釉俑的产地无疑是基础工作之一,而从黄釉俑的出土情况入手,可推知洛阳地区正是此类陶俑最主要、甚至很可能是唯一的产地。根据已经发表的材料,洛阳一带出土黄釉俑的唐代纪年墓葬包括徐深墓[2]、崔大义墓、李夫人墓[3]、贾敦赜墓[4]、张枚墓[5]与张文俱墓[6],这些墓葬年代在634年至670年之间,墓主身份上至刺史、下至图一偃师崔大义及李夫人墓出土的黄釉俑处士。(表一)出土黄釉俑的无纪年唐墓则包括洛阳红山HM1939[7]、偃师沟口头砖厂M1[8]、偃师杏园M911、M923[9]、孟津送庄唐墓[10]、三门峡印染厂M130[11]、巩义夹津口“隋墓”[12]、巩义贰仟家4S店唐墓[13]等。日本学者小林仁曾对唐初黄釉俑进行过较为系统的搜集与研究[14],通过他的梳理,可见除洛阳地区外,关中一带亦为黄釉俑的重要分布区域。黄釉俑在关中地区,主要见于若干昭陵陪葬墓,包括640年杨温墓,该墓迄今无正式报道,出土有黄釉门吏俑[15]、侍女俑[16],黄釉俑与红陶俑同出;643年长乐公主墓[17],出土黄釉俑46件,包括镇墓武士两对、镇墓兽一对、男立俑40件,黄釉俑与红陶俑同出;657年张士贵墓[18],表一洛阳唐初纪年墓葬信息表墓名徐深墓崔大义墓李夫人墓宗光墓贾敦赜墓柳凯墓张枚墓张文俱墓陈晖墓杨堂墓赵德明墓丁彻墓年代(年)634647?647655656664664670670672674676形制带墓道方形土洞墓,180°,全长不明,墓室长2.8米,宽2.7米带墓道方形土洞墓,184°,残长4.5米,墓室长3.5米,宽2.96米斜坡墓道方形土洞墓,182°,残长5.8米,墓室长3米,宽3米带墓道方形土洞墓,177°,全长9.9米,墓室长2.9米,宽3米斜坡墓道方形土洞墓,183°,全长27.9米,天井1,甬道2龛,墓室长米4米,宽3.78~4.04米,带1龛斜坡墓道方形土洞墓,185°,全长13.2米以上,墓室长4米,宽3.7米方形砖室墓,南向,残长2.5米,墓室长2.07~2.13米,宽2.22~2.3米斜坡墓道方形砖室墓,183°,全长15.77米,墓室长3.2米,宽2.9米不明带墓道方形土洞墓,196°,残长6.03米,墓室长3.2~3.6米,宽2.7米斜坡墓道方形砖室墓,185°,全长38.28米,墓室长4.48米,宽3.58米带墓道方形砖室墓,180°,残长2.6米,墓室长2.6米,宽3.06米葬具不明不明木质棺椁不明砖围棺床木棺2砖围棺床不明不明不明不明木棺2墓主身份处士昌阳县令(从六上)昌阳县令妻不明洛州刺史(从三)定城县令(从六上)处士潭峨县丞(正九下)朝散大夫(从五下)不明中大夫、邛州刺史(从三)处士俑数(个)12366822249129297131194245陶俑种类镇墓兽2、镇墓武士1、门吏1、步行仪仗、牛车、侍仆、模型明器镇墓兽1、镇墓武士1、门吏1、步行仪仗、侍仆、庖厨操作、模型明器镇墓兽2、镇墓武士2、骑行仪仗、步行仪仗、牛车鞍马、侍仆、模型明器镇墓兽2、镇墓武士1、步行仪仗、鞍马、模型明器门吏2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