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地诗歌的空间与陷阱 一种诗歌类型批判

作者:刘火; 刊名:上海文化 上传者:李志

【摘要】本文所说的"纪念地(jiniandi)",是指与名人与历史相关或不相关的地方,并由诗人指证并在此指证上所写下诗行之后的地名。如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三的地名"青冢(明妃王昭君的坟茔)";如荷尔德林《梵蒂冈》的地名"梵蒂冈"等。本文所论及的只与中国当代诗人的此类诗歌。纪念地的被关注被解读被重构,无论诗人还是作家,无论艺术家还是史学家,都有极大的兴趣。纪念地往往是诗人们灵感的触击点和写作的平台。诗人因为纪念地,得以重新

全文阅读

本文所说的“纪念地(jiniandi)”,是指与名人与历史相关或不相关的地方,并由诗人指证并在此指证上所写下诗行之后的地名。如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三的地名“青冢(明妃王昭君的坟茔)”;如荷尔德林《梵蒂冈》的地名“梵蒂冈”等。本文所论及的只与中国当代诗人的此类诗歌。纪念地的被关注被解读被重构,无论诗人还是作家,无论艺术家还是史学家,都有极大的兴趣。纪念地往往是诗人们灵感的触击点和写作的平台。诗人因为纪念地,得以重新认识自己与历史的关系,在自己与历史的关系中,生命本真得以呈现。纪念地也因为诗人的本真重新获得建构,即以另外一种方式的得以再生。欧阳江河在《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里,以“敬亭山”为触击点,展开了当代诗人欧阳江河与古代诗李白的对话,以及当代诗人与宇宙的对话。你坐在敬亭山下打听李白的消息一千年前李白坐在同一个地方打听你的消息(1)正是在与敬亭山对视时李白看见了自己 而你,看见三月三的手臂从众树的枝条伸了出来(3)恢宏天象嵌入词眼却不睁开四望词坐在云生处看见山色渐渐长出水墨般的肉身(7)这是欧阳江河新近的作品,事实上,这一新近的作品与他早年的《悬棺》同出一辙。不同的是,新作比旧作相对内敛。没有了如《悬棺》那样的汪洋恣肆,而把对纪念地的感悟与发散收拢在自己的内心,再由内心,一点一点地向外,或者如诗人所谓的“二十一种方式”,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看点,去触摸历史、宇宙与生命。尤其是这一节:“与敬亭山对视/古人平静下来,/而你也将平静,因为你将看到/词所确信的虚无是真的(11)”。诗写到这里,如此的平静,如禅般地平静,却因为诗人在与敬亭山这一纪念地的对话中,感受到了我们常人难与感受到的虚妄与本真。诗人试图通过字与词这一人类独有的思维文本,来表达字与词依然很难表达的思维。但由于有了纪念地,对纪念地的表达、对纪念地可能触击、可能诱发的文本能指与所指,将有可能换取我们很难表达却因纪念地的存在而表达了出来。由此,我们会看到纪念地可以给诗人带来无限广阔的空间。尚仲敏有首很特别的诗:我有一个兄弟十年前怀揣两百元钱去北京闯荡十年过去了他的资产清了一下还有一百多元我不禁怀着钦佩的眼光向他默默地看了一眼在北京这样的地方整整十年他只花几十元钱实在是了不起如果把这首诗不分行,这首诗就是一篇短得不能再短的叙事文。如果按照叙事文来解读,它不过就是想表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节约的敬意,或对一个清贫坚守者的敬意。不过,这首诗的题目叫《北京》。正是“北京”这样一个具有重要历史地标与重要政治地标的纪念地,让这首几乎口水话的分行文字,突然长出了想象不到的空间。在貌似口语叙述和貌式流水账的记事之间,由于纪念地北京它天生所给予所赋予的巨大空间里。“北京”被另外一种方式得到证实,或者通过这种方式还原了“北京”这一重要纪念地的另外一种品质。它可能是无比平凡的,也可能是无比傲慢的。在无比平凡和无比傲慢的空间里,一个人活着的不容易,或者说一个人活着的伟大。在这首诗里,我们很难想象诗人怎么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进入对人的命运的思考,而且也很难想象,怎么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对北京这样一个地标的描述和界定。它的源头和弥散都源于北京的这一个独具地标的“纪念地”。刘春潮的《乌镇散句》在“乌镇”这样一个纪念地里,同样寻找到了它的比乌镇更宽阔的空间:“桥洞虽圆的/像月亮/糕 点是圆的/像月亮/月亮是圆的/像个谎”。乌镇,是一个水乡,串边水的一是舟,二是桥。在就近与方便上来讲,桥比舟更重要,也更为方便。凡到过乌镇的,都对它的桥有很深的印象。而《乌镇散句》却放大了桥洞的想象空间。圆,既可以是圆满的“圆”,也可以是谎撒得天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