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家治理的几点思考——基于马克思对历史法学派的批判

作者:王建; 刊名: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上传者:李佳宁

【摘要】不断提升国家治理的能力和水平,是解决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要求,也是实现现代化强国的重要条件。从历史中汲取国家治理的智慧,从哲学视角再探国家治理现代化,基于马克思对历史法学派的批判,结合中国实际,完善国家治理体系,拓宽国家治理思路,为社会发展提供方法论基础。

全文阅读

80 2019年第1期总第194期 No.1. 2019 Sum 194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明确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1],从这句话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对于国家现代化的意义,这句话也给我们指明了实现现代化的要求与路径:不断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和水平。提升国家治理能力,我们可以在立足本国实际的基础上,多视角探索,本文是在重读马克思的《法的历史学派的哲学宣言》的基础上,结合自己对历史法学派的认识,所作的几点思考。 历史法学派是十八世纪末在德国兴起的一个思想派别,其创始人是古斯塔夫·胡果(1764-1844年),集大成者是弗里德里希·卡尔·冯·萨维尼(1779-1861),该学派最初代表封建统治者利益,后来演变为资产阶级法学的一个重要派别,其统治德国法学界长达近一个世纪,由此也可以看出其当时在法学思想发展中的地位。然而,在马克思看来“轻佻”是这一学派的一个特征,“庸俗的观点认为历史学派是对18世纪的轻佻精神的一种反动。这种看法的普遍性和看法的真实性恰好成反比”[2]P97,这种观点也是马克思以其独 有的洞察力对历史法学派的深刻批判。 一、马克思对历史法学派的批判 马克思在大学时期曾经系统地学习过罗马法的相关课程,这一课程在历史法学派中居于核心地位,对于这些学派思想的熟知是马克思对其进行反思和开展批判的一个重要前提,马克思对其的批判,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理解: (一)“重历史”而“轻法学”,目的是为统治阶级服务不可否认,历史法学派为我们研究法学开创一个新的思路,那就是从历史的角度去研究,从理论上说,交叉学科的研究会使我们对法学的理解更深刻、有更多的创新。然而,历史法学派过于重视法的渊源,过于重视“历史”,没有根据现存的社会存在对法律作出相应的改变,正如马克思所说的“历史学派已经把研究起源变成了自己的口号,它使自己对起源的爱好达到了极点,——它要求船夫不沿着河航行,而是沿着河的起源航行”[2]P97,这一学派推崇“习惯法”,反对与时俱进地对法律进行创新,反对制定统一的法典,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护封建贵族的统治,这正如马克思 对历史法学派所批判的:“有个学派以昨天的卑鄙行为来为今天的卑鄙行为进行辩护,把农奴反抗鞭子——只要它是陈旧的、祖传的、历史性的鞭子——的每个呼声宣布为叛乱”[2]P454。从马克思这句经典的批判中,我们能够看到,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相较于封建社会,资本主义是一种历史的进步,然而历史法学派,拒斥顺应趋势制定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统一法典,而坚持旧的“习惯法”,虽然当时的马克思还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还没有站在实践的历史观上对历史法学派进行批判,更多的是从理性的角度进行批评,但从历史法学派的诞生背景及观点上,我们能够看出其是不仅是唯心的,也是非理性的,他们所说的“历史”,也不可能是真正的客观的历史,而是带有阶级性的,是为了维护某一阶级利益而被“删减”和“打扮”过的历史,这样就不符合历史的客观性原则,更多的是依据这一学派自己的“标准”,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 “自设标准”,这一标准肯定是狭隘的,不能为更多的人谋利益。 (二)法律“重动物本性”而“疑人的理性”,基础是庸俗怀疑 论 历史法学派是在对古典自然法学批判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在很多观点上,其和自然法学是不同的,甚至是相悖的,历史法学派强调法是被发现的,强调对法律的“追本溯源”,这种“复古主义”式的研究,就把人的“原始状态”、“自然状态”即动物本性夸大为人在法律上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