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晏子春秋》的著作性质

作者:段巧玲; 刊名:文学教育(下) 上传者:李健

【摘要】笔者认为《晏子春秋》为一部史传体文学作品。此书名为"春秋",从形式上看是一部史书,而且其内容也符合一般史书的共同特征。作为史书的《晏子春秋》,同时又具有传记文学的特征,对以后传记文学的发展以深远的影响。

全文阅读

《晏子春秋》作为中国古代一部重要的典籍,其性质一直存在着较大争议。笔者认为,《晏子春秋》是一部史传体文学作品。一.《晏子春秋》本质上是一部史学著作(一)从名称和形式上来看,《晏子春秋》是一部史学著作。“春秋”两个字连用作为一个双音节词,最早见于《国语·楚语上》。楚庄王就太子的教育问题求教于申叔时,申叔时回答:“教之春秋,而为之耸善而抑恶焉,以戒劝其心。”以下,申叔时还说了一大堆可以用作教育的科目,如“世”、“诗”、“礼”、“乐”、“令”、“语”、“故志”、“训典”等。楚庄王时,今传《诗经》尚未编订,“礼”、“乐”并非专门的典籍而是一种规范、修养,“故志”、“训典”也是一般典籍的泛称而不是专称。故此申叔时所说的“春秋”,也应当是某一类书的泛称。《国语·晋语七》提到:“悼公与司马侯升台而望曰:‘乐夫!’对曰:‘临下之乐则乐矣,德义之乐则未也。’公曰:‘何谓德义?’对曰:‘诸侯之为,日在君侧,以其善行,以其恶戒,可谓德义矣。’公曰:‘孰能?’对曰:‘羊舌肸习于春秋。’乃召叔向使傅太子彪。”这里的“春秋”,由于记载了“诸侯之为”,所以可以为国君提供借鉴,精通“春秋”的人,也就有资格做太子的老师了。《战国策·燕策》载:“贤明之君,功立而不废,故著于《春秋》。”由此可以推测,“春秋”应为史书的代名词。有时为了说明是哪一国的史书,则在“春秋”前加上国名。如《墨子·明鬼下》记载过四个鬼故事:周宣王无辜杀其臣杜伯,杜伯复仇,“著在周之春秋”;燕简公无辜杀其臣庄子仪,庄子仪复仇,“著在燕之春秋”;宋国礻后观辜祭祀不合于礼,为祩子击杀,“著在宋之春秋”;齐国二人争讼于神,理屈得立毙于盟所,“著在齐之春秋”。这都是在“春秋”之前带有国名的例子。这时,“春秋”又具有了国史的性质。杜预曾说:“记事者,以事系日,以日系月,以月系时,以时系年,所以记远近、别同异也。故史之所记必表年以首事。年有四时,故错举以为所记之名也。”就是说,“春秋”这类史书的特点在于编年。而古人在一年四季之中,往往“错举”春、秋两季代表一年,大概是由于“春为生物之始,而秋为成物之终”的缘故。春秋代表一年,进而“春秋”也就成了编年体史书的代名词。先秦古籍中,“春秋”除了代指各国的国史外,一些私人著述有时也使用“春秋”一名,如《李氏春秋》、《虞氏春秋》、《吕氏春秋》等。这些私人著作都是通过记述历史总结出治国之道,所以命名为《春秋》;冠之以自己的姓氏,以表明是一家之言而非一国的官书。在这些私人撰述中,“春秋”仍是史书的代名词。(二)《晏子春秋》具有一般史书的共同特征《晏子春秋》不但貌似史书,而且也符合一般史书的共同特征:1.《晏子春秋》尽可能真实地刻画晏子卓有成绩的一生。晏子历事齐灵公、庄公、景公三世,从政五十余年。他不仅是齐国历史上继管仲之后最负盛名的贤相,而且是春秋后期齐国声誉最高、影响最大的思想家。孟子认为“管仲以其君霸,晏子以其君显”,司马迁赞叹“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晏子春秋》一书,以晏子为政于庄公、景公,中逢崔杼之变,直至晏子去世这一历史阶段为该书的基本时间框架,以齐景公、司马穰苴、款裔等真实的历史人物为该书的构成背景,以内容涉及高堂讲礼、家居畋猎等诸多方面的小故事,来展现晏子忠君爱国、以民为本、清正笃行、聪明机智这一真实的历史形象。2.《晏子春秋》一书充满着晏子经邦济世的宏伟抱负。《晏子春秋》绝大多数的故事,都是晏子关于秩序纲纪、修明道德、重民轻敛、以及任贤用长的高言宏论。如《内篇谏上第六》晏子谏以“乐亡而礼从之,礼亡而政从之,政亡而国从之”;《内篇谏下第二十五》则谏以“礼者,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