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新工科建设形式趋同的制度逻辑

作者:刘鑫桥; 刊名:黑龙江高教研究 上传者:杨洋

【摘要】以经济增速放缓为标志的经济新常态下,创新成为拉动经济的关键。新工科作为大学联结政府、产业,促进产教融合的关键,是推动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重要环节。在当前宏观创新环境的背景下,新工科建设既具有内外部优势,也面临内外部压力,基于三螺旋模型和新制度主义理论能够充分解释新工科建设过程中大学外部宏观环境影响和内部自我进化。在新工科建设中,政府应推动制度创新,为大学建设新工科创造更宽松的制度环境;产业应当推动技术创新,主动参与大学新工科建设的引导和对接,使大学培养的毕业生更注重新工科的工程应用能力;大学应当推动知识创新,注重跨学科性和学生综合素质的提高。

全文阅读

新工科作为当前高等工程教育领域的重要议题,从“复旦共识”到“天大行动”再到“北京指南”,构成建设大讨论的三部曲,《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关于开展新工科研究与实践的通知》将新工科描述为工程教育改革的新理念、新结构、新模式、新质量、新体系。由此可见,新工科是工程教育对工程活动“新业态”的全面回应[1]。从微观而言,新工科的目的在于以继承与创新、交叉与融合、协调与共享为主要途径,培养适应未来的多元化、创新型卓越工程人才[2];新的专业结构、课程、知识体系和新的教育教学方法作为新工科的主要方式[3],培养学生的工程创新能力和适应变化能力[4]。同时,新工科又是一个系统性概念,即工科+新理念、工科+新专业、工科+新结构等[5]。从宏观而言,新工科是大学作为新知识生产的主体,融合未来产业技术需求,服务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实现新经济业态的启发、跨界、整合型的跨学科专业。 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下,新工科人才的培养有利于迅速将创新、创意转化为创业成果,促进新产业的形成与发展,同时创新、创意本身是一种知识的生产,是国家创新体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伴随全球经济放缓,经济新常态下外部宏观环境的支持与压力需要谨慎对待。我国在经历高校扩招之后,人均受教育年限显著提高,难以继续依赖提高人力资本的数量拉动经济发展。创新驱动经济发展是通过提高人力资本质量促进经济的一个有效途径。政府、产业和大学是新工科建设的三个参与主体,在构建国家创新体系中分别需要发挥何种作用亦值得深入探讨。各所大学对于建设新工科的意见并不一致,但是在建设过程中却经常表现出形式趋同的特征,新工科建设形式趋同的内在制度逻辑值得进一步分析。 一、新工科建设的宏观环境支持与压力 1.新常态下宏观环境的支持 新常态下宏观环境的支持主要包括经济增长动力的转变,产业结构的升级以及社会的整体氛围转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长期依靠物质要素投入推动经济发展,但是在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高速经济发展之后,物质要素推动经济发展的模式并不可持续。从1998年大学扩招到现在已经二十余年,我国整体的人均受教育年限已经显著提高,通过人力资本数量拉动经济已经非常困难。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将科技创新作为提高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创新驱动需要注重知识创新和技术创新的协同,知识创新的主体在大学,技术创新的主体在企业,但是技术创新需要以知识创新为基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通过提高人力资本质量促进经济发展的途径,但是创新战略对于大学的人才培养方式也提出更高的要求,尤其是在工程教育领域,传统的工程教育已经难以满足日新月异的新技术发展,大学在培养人才上需要与新技术接轨,培养跨学科的高素质创新人才。 2015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力求通过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打造中国制造品牌,推动中国由“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迈进。对比德国“工业4.0”计划与“中国制造2025”计划,有许多共同之处,但是显著的不同在于德国与我国的制造业基础条件不同:德国本身就是制造业强国,“工业4.0”计划主要针对制造业生产模式、生产环境、安全保障、制度建设等方面;而我国仅是制造业大国,“中国制造2025”所提出的发展领域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机器人、航空航天等具体的制造业领域[6],所传达的主旨思想是中国希望由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型。“中国制造2025”急需高素质创新型人才,既需要具有前沿信息化能力,又需要具有较高的科学文化素养、跨学科的知识背景、终身学习能力和创新精神[7],这些目标正是新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