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海与中国唐密向日本东密的转化——兼论道教在日本的传播

作者:洪修平;孙亦平 刊名:世界宗教研究 上传者:王学刚

【摘要】日本弘法大师空海年轻时入唐,向唐密大师惠果受学胎藏、金刚二界密法,回国后开创日本真言宗,又称东密。空海依据《大日经》、《金刚顶经》思想,著《即身成佛义》,将"六大"作为法界之体性,以六大之"体大",四曼之"相大",再加上因佛的三密加持"速疾显现"之"用大",作为东密的"即身成佛"之理论依据,并对唐密的三种成佛论——"理具成佛"、"加持成佛"和"显得成佛"作了发挥。本文将空海思想置于中国唐密与日本东密的关系中,说明空海依据日本人的信仰方式和精神需要,对"即身成佛"进行的阐发,是推动唐密向东密转化的重要原因,同时也遮蔽了道教"即身不死"的信仰,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道教在日本的传播。

全文阅读

生活于平安朝的空海是日本历史上最富有创造性贡献的佛教高僧之一,这与他年轻时入唐求法,从中国密教大师惠果受学胎藏、金刚二界密法,回国后开创日本真言宗有密切的关系。空海在日本宗教文化史上具有很重要的地位,传其事者多至六百五十余种,,影响可见一斑。值得研究的是,中国道教早在唐密之前就传入日本,道教的神仙信仰也为日本人所瞩目,但道教并未作为一种独立的宗教在日本发展,更未能像东密那样发展为带有日本民族文化色彩的佛教宗派。这是否与空海将“即身成佛”作为立教修行的目标而遮蔽了道教的“即身不死”的信仰有关?本文将空海置于中国唐密与日本东密的关系中,探讨空海如何通过对“即身成佛”的阐发,来适应日本人的信仰方式和精神需要,在推动唐密向东密的转化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道教“即身不死”的信仰在日本的传播。一空海(774-835),赞岐国多度郡人,自幼聪慧,人称“神童”,十五岁即随外舅二千石阿刀大足赴京师奈良学习中国文化,精研《论语》、《孝经》及史传,兼习辞章。十八岁出入京都,游太学,入明经科,学习《毛诗》、《尚书》、《春秋左传》,博览经史,尤喜佛书。二十岁时,空海拜槇尾山石渊寺僧勤操为师,落发为僧。勤操将中国密宗开创者善无畏所译的《虚空藏菩萨求闻持法》一卷授予空海。空海欢喜顶受。二十二岁时,于奈良东大寺受具足戒。据说曾在佛前发誓愿曰:“吾从佛法,常求寻要,三乘五乘,十二部经,心神有疑,未以为决。唯愿三世十方诸佛,示我不二。”一心祈感,受梦托而于高市郡久米道场东塔下寻得《大毗卢遮那经》,“披卷看阅,疑滞居多,自兹志远游”,于是有入唐求法之志。当时,中国的儒佛道三教在日本都已有所传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空海当时的日本大学,道教受到排斥而不能学习。……而空海却熟读道教典籍,理解其思想,并在自己的思想体系中给其定位。”日本桓武天皇延历十六年(797),空海曾站在佛教的立场上,著《三教指归》,借评判儒佛道三教的优劣,以明自己的学佛之志。《三教指归》初名《聋瞽指归》,“被誉为日本第一部具有独创思想的著作”,全书共分三卷,上卷写儒教,中卷写道教,下卷写佛教。空海认为:“圣者驱人,教网三种,所谓释、李、孔也,虽浅深有隔,并皆圣说。若入一罗,何乖忠孝。”但他同时又认为,只有佛教才是最优胜的。空海假设了儒道佛各有一位代表人物:儒客龟毛先生、道者虚亡隐士和佛僧假名乞儿,此三人虽然都劝导主人“不缠教诱,虎性暴恶”的侄子“蛭牙公子”改邪归正,但立场与观点却不相同。空海通过比较儒佛道三教旨趣之异同,借佛僧假名乞儿之口说:吾今重述生死之苦源,示涅槃之乐果,其旨也则姬孔之所未谈,老庄之所未演;其果也则四果、独一所不能及,唯一生十地渐所优游耳。认为大乘佛教在三教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既表明了空海自己学佛的信心,也反映出当时中国的儒佛道三教关系在日本也有所体现:在思想文化界,儒家的忠孝,得到了广泛的重视,佛教在认同儒家伦理的同时,为了抬高自己,也贬低儒道两家。日本学者福永光司曾仔细研究《三教指归》所引用的经典,发现其中借鉴了唐法琳《辩证论》、玄嶷《甄正论》等中国佛教著作中的三教观,模仿了汉代司马相如《子虚上林赋》和南朝梁萧统编《文选》的表达方法,引用了唐代类书《艺文类聚》、《初学记》的内容,还吸取许多道书,如《老子》、《庄子》、《淮南子》、《列子》、《列仙传》、《抱朴子内篇》、《本草经》、《黄帝内经素问》中的思想。。空海在文中将儒佛道三教的人物刻划得栩栩如生,如依照老子来描绘虚亡隐士的容貌和思想,并对道教的“不死之神术”作了生动细致的介绍。空海《三教指归》的写作,表现了他对中国儒佛道三教基本内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