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大畜》考释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502.00KB 文档分类:哲学、宗教 上传者:晏亮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孙峻山 

【关键词】大畜   祭祀  

【出版日期】2003-12-15

【摘要】《周易·大畜》向来被解为“大为畜聚” ,这是非常浅显的。本文从文字、易象、易理等方面考释论证 ,认为有三层涵义 :一、指大人死后神灵畜居于山中 ;二、记载的是大人前往山中祭祀先王的过程 ;三、指大人必须顺承先王之德、之道 ,自畜人君之德。

【刊名】安徽史学

全文阅读

《周易·大畜》历来各种见解较多 ,但新说不多 ,近期陈立柱先生著文 ,从文字、考古、神道设教等方面加以论证 ,主先王死后灵魂畜养于山中解 ①,其说颇为新致。如果单从大象“天在山中”静止来看 ,正可以印证陈氏的新说 ,但如果从卦象、爻象和义理等方面整体来看 ,这个见解还不能解释该卦的爻辞、彖辞和小象传。本文在此基础上 ,试作进一步探讨。一、字证《周易》难治 ,盖于以简概繁 ,字辞训义并不拘一 ,但本义和衍义之间确有一条发展脉络 ,并非凭空跳脱。以通行本对照帛书本 ,大畜卦有不少字是不同的 ,其中有些字反映了《周易·大畜》的某些卦辞、爻辞、彖辞、象传的原义 ,必须予以关注。结合帛书本 ,《周易·大畜》中存在的待训关键字有大、畜、天、巳、遂、根、贞、鞫、、牙、何、瞿等。“大畜” ,旧说多为“大为蓄聚” ,或为蓄德 ,或为养贤 ,或为田蓄 ,概言之 ,皆为畜养、积蓄之意。现考“大” ,甲骨文、金文中象人形 ,作肢体舒展状 ,不同于“人”的劳作曲恭字形 ,可知上古“大”原指《周易》中之“大人” ,也即“王” ,“上古人君号为‘大人’ ,字作‘大’”② 。帛书“大畜”作“泰蓄” ,“泰” ,《广雅·释诂》 :“泰 ,大也。”同“太” ,古“太”、“大”相通。“蓄” ,通“畜”。故帛书与通行本在此卦卦名上没有大异。大象曰 :“天在山中”。天 ,根据甲骨文、金文古文献 ,有三层意义 :一、象人正面舒展状 ,特指“大人”之首 ,同“大”。这一点没有疑义。二、在“大”意的基础上已经抽象化 ,强调首领之意、至高无上之意。三、指亡故升天的大人 ,突出高上虚空之意 ,渐衍变为后来的形而上的天和天空。以顾立雅之言证之 :“天之本谊为大人之象形 ,即有地位之贵人。其后即以此名祖先大神 ,……在上之神名之曰天 ,因是名其所居之地亦曰天。”③上古时期 ,这些“大人”往往兼有巫的身份 ,被认为能够接通天神 ,会通天意 ,承受天命。在周文化中 ,祖先神居于山中 ,可以接天 ,《左传·昭公七年》载周景王对卫襄公的吊命赐辞 :“叔父陟恪 ,在我先王之左右 ,以佐事上帝。”可见 ,祖先神高高监临于上 ,是现世“大人”会接天意的通介 ,故也被视为“天”。山岳崇拜是周人文化的主要特征 ,这是因为周人认为“祖先死后 ,其神灵全部都集聚在被称为天室山或天山 (大山、太山 )的高山嵩岳之上”①。这样的山在《山海经》中被称为“冢山” ,《山海经》共记载了 1 7个冢山 ,都属于中山和西山地域。“畜” ,《说文》引《淮南子》“玄田为畜” ,段玉裁判为会意字。“玄”有幽始接续之意 ,这从玄的古字形可以看出 ,因此“畜”的本义指先人所开辟的田地。关于这一点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认为 :“玄田 ,犹田匀田匀原隰也。”“田匀田匀原隰”语出《诗经·小雅·信南山》 ,毛序认为《信南山》是讽刺周幽王不能继承成王之业 ,而兴田治之功。《信南山》整篇都是治田祀祖内容 ,这里涉及到“畜”的另一个衍伸之义 ,即“孝畜”之义 ,《广雅·释言》 :“孝 ,畜也。”《礼记·祭统》 :“祭者 ,所以追养继孝也。孝者畜也。顺于道不逆于伦 ,是之谓畜。”这里两者都取顺承之意。孝 ,《说文》谓“子承老也” ,《尚书·文候之命》言“追孝于前文人” ,《礼记·中庸》 :“夫孝者 ,善继人之志” ,皆言顺于先王之道、继承先人之志。从《信南山》看 ,不只言田畜之事 ,更重要的是继承先王重视田畜的立国之道、答祀先王上佑之灵。周人农业在当时比较发达 ,杨宽认为 :“商朝之所以称呼它为‘周’ ,因为周族自从后稷以后世代重视农业 ,农业要比其它部族和方国进步。‘周’字卜辞……像在一大块方整而有边界的农田中农作物很茂盛的样子。‘周’原是一个发达的农业区的美称。”② 周人是靠农业兴国的 ,当然非常重视农业生产。“畜” ,原义指先人所开垦的田地 ,后衍为农畜活动 ,如耕种、畜养家畜。《说文》载《鲁郊礼》“畜从田、从兹 ,益也”。伊藤道治认为 :“田”在西周金文里不单是作为耕种的田地 ,也包括作为村落的邑 ,以及在其邑居住的邑人等 ③。因此 ,“畜”的根本目的是积蓄生活资料 ,滋繁增益生民。对“玄田”养畜之德的感敬 ,最重要的是体现在对开辟田地的祖先神 (天 )的祭祀上 ,这就是“中田有庐 ,疆场有瓜。是剥是菹 ,献之皇祖。曾孙寿考 ,受天之祜。”④ 概言之 ,围绕农业生产而展开的一系列活动 ,如祭祀、继承先王的政治理念、实行先人的治国立政的策略等 ,都是“畜”广衍深化的蕴义。作为君主 ,是领会运化“天德”和“天道”、组织耕畜活动、答祀天 (祖先神 )德等一系列重要社会活动的首领。大畜 ,也即在大人领导下的这些活动 ,概之 ,即治国要务。因此 ,畜也有“化治”的涵义 ,《庄子·天地》言 :“古之畜天下者 ,无欲而天下足”。“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祭祀是上古治国统民的大事之一 ,所有这些治国为政活动的价值都要在祭祀这个大文化背景中得以映射 ,因此大畜中最为重大的活动要数答祀天德 ,这就是《周易·大畜》全篇主要描叙祭祀的原因所在。“巳” ,《大畜》“初九” :“有厉 ,利巳。”“巳” ,通行本作“已”。有学者认为“巳”通“祀” ,为祭祀之义。但从爻辞的发展脉络和内在的逻辑来看 ,似以“已”释之为当 ,这在后文将详作论述。《释名·释天》 :“巳 ,已也。”“巳”、“已”本相通。“纟复” ,帛书“大畜九二” :“车脱纟复”。通行本作“车复”。《帛书周易校释》认为两字古音相同 ,意也相同 ⑤ 。查《说文·车复》 ,明为“车轴缚也”。“大畜九三”爻辞 ,帛书本作“良马遂 ,利根贞 ,曰 :闲车卫 ,利有攸往。”“遂” ,通行本作“逐”。“逐”为追逐 ,意为获之 ;“遂”则意在已获。参详整个爻辞 ,得良马不易 ,是个好兆头 ,天意应有所垂注 ,因事可占 ,因此卜究天意 ,卜辞告知加以车驾训练 ,利于出行。因此 ,“遂”更符合文意。“根” ,通行本作“艰”。在通行本中 ,该爻文字不同处较多 ,如“遂”作“逐”、“根”作“艰”、“曰”作“日” ,句读也有所不同 ,字意差别也很大 ,如通行本的“贞”不以占卜本义解 ,而取其守正之意 ,盖义理发挥缘故。设以根定之正释之 ,则与“九三”义在出行之旨不合 ,而以艰正勉之 ,于义理甚为堂皇 ,但与前后文并无合理联系 ,“九三”为获马出行之辞 ,所利在前 ,无艰难之理。“根” ,似作“根究”、“深究”解为妥。“鞫”。“大畜六四”爻辞通行本作“童牛之牿” ,帛本作“童牛之鞫”。“牿” ,或解作系牛的衡木 ,或解作小牛初生的角。“鞫”则一解通“牿” ,另一解作水涯的尽头。《诗·大雅·公刘》 :“止旅乃密 ,芮鞫之即” ,孔颖达疏 :“鞫是水涯之名 ,言其曲水穷尽之处也。”以此解释 ,“之”应为动词 ,作“往”、“适”、“至”解。“大畜六五”通行本作“豕贲豕之牙” ,帛本作“哭之牙”。该句文字差异较大。“豕贲” ,指阉割去势的猪 ,通行本的诸家之解大多倾向于“去猪之势、不使害物” ,“牙”一般限于“牙齿”之解 ,意为去势之豕 ,虽有牙不能为害。以此理解 ,该爻整体意思与“六四”同 ,仍为状述家畜田畜之事。帛本的“”或指“封修蛇”的大猪 ;或指南方所称的小猪 ,《尔雅·释兽》 :“豕子 ,猪。”郭璞注 :“江东呼 ,皆通名。”关于“牙” ,清代学者已有不同于义理之解 ,而从祭祀角度来诠释。李士认为 :“牙通互 ,互亦衡之属。周礼 ,牛人 ,凡祭祀 ,共其牛牲之互。豕贲豕之互 ,亦以养其牲而共祭祀也。”① 互 ,犹悬挂东西的架子或系东西的桩子。“大畜上九”通行本作“何天之衢” ,帛本作“何天之瞿”。“何” ,载负。“瞿” ,通“衢” ,两者同为鱼部 ,音同。“衢” ,通途 ,道路。《说文》 :“衢 ,四达谓之衢。”天之衢 ,意先人陟升之道 ,取其抽象之意 ,为通过祖先神上达帝所 ,得通上帝之意 ,得授上帝之命 ,而荷受之。二、象解从《周易·大畜》卦象和卦象所取喻的事件来分析 ,有一个明显的内在发展脉络 ,即该卦整体状述“王”祀“天”(先人 )以证天德的发展进程。参合爻辞 ,试作具体分析。“初九 :“有厉 ,利已。”象辞 :“有厉利已 ,不犯灾也”。这是说不利于外出进行祭祀活动 ,利于守正不出。尚秉和认为 :“厉 ,危也。已 ,止也。初有应 ,似利往。然二三皆阳 ,遇敌 ,故曰有厉。初勿用 ,故利己。”②初九体正 ,和六四有应 ,义在往应 ,但上面两爻都是阳爻 ,阳遇阳则滞 ,这是易理规律之一。初九从整体上看不利往行 ,故守持静正 ,不为躁动 ,畜止以养德待命 ,这是初九的要旨所在。而不顾情势 ,强为躁进 ,必取灾殃 ,因此象辞解释为“不犯灾也”。九二 :“舆说 车复 ,中无尤也。”“车复”同“纟复” ,乃指绑车轴的绳子。“说”同“脱”。“伏坤为舆 ,震为车复。二应在五 ,五震体。乃舆在内 ,车复在外 ,固曰舆脱车复。”③ 伏坤为内卦乾 ,象舆 ;九三至六五为互卦震 ,象车复。九二和六五为正应 ,义可往应 ,但承乘皆为阳爻 ,窒碍难通 ,亦不得行 ,这就是“车复脱则车不行”的象旨。九二不行 ,同于初九 ,两爻都旨在涵蓄德养 ,初九躁决 ,故诫之以“有厉” ,九二淳和 ,故勉之以“中无尤”。初九义在守正 ,畜其正德 ,不妄动 ;九二则义在守中 ,畜其中德 ,渐进于美盛 ,就不会招致过失和灾咎。九三 :“良马遂 ,利根贞 ,曰 :闲车卫 ,利有攸往。”象辞 :“利有攸往 ,上合志也。”该爻爻辞取帛书本。乾为良马 ,震为遂 ④,因此说“良马遂”。乾为利 ,震为木 ,九三当震之始 ,故为根 ,震又为贞问 ,因此说“利根贞”。兑为言 ,故为曰。“闲” ,《尔雅·释诂》 :“闲 ,习也” ,兑为讲习 ,故也为习 ,因此说“利有所往”。九三德备 ,得良马 ,义在出行 ,但三位多凶多惧 ,位处不安 ,故加以贞问 ,卜辞决以“利有所往” ,命其闲习车卫 ,做好出行的准备。九三利于前行的原因 ,象辞释为“上合志”。对于“上” ,尚先生认为指六四、六五两爻 ,而非上九 ,“阳遇阴则通 ,故曰上合志。此与升初六之上合志同 ,初六之上谓二三 ,阴遇阳则通 ,与阳遇阴同也。”⑤六四 :“童牛之鞫 ,元吉。”象辞 :“六四元吉 ,有喜也。”该爻爻辞取帛书本。童牛 ,无角小牛 ,犹牛童牛 ,《正字通·牛部》 :“牛童 ,旧注音同 ,牛无角。按 :小牛无角曰童牛 ,……皆取童稚义 ,通作童。”艮为牛 ,为少 ,故曰童牛。祭祀用牛犊 ,以其纯一 ,《礼记·郊特牲》言“贵诚也”。震为往 ,故曰之。艮为河流 ,按艮为河流不载于古籍 ,然从自然现象来看 ,大河大川都发源于山 ,所谓“两山之间 ,必有川焉”。艮为山 ,山必有水 ,有水必成流 ,山底必成河流 ,艮的卦象也象形了这一点。“艮”为“何” ,“何” ,通“河”。“河在甲骨文中像人负荷徒涉状 ,其寓义却非常复杂。人所能习常徒涉之水必为浅流 ,否则为抽象意义上的负涉 ,从甲骨文、《尚书》、《诗经》等文献中时有记载的对“河”的崇拜和祭祀来看 ,“河”是有其抽象意义的。陈立柱认为古人所认识的河是发源于山 ,是通天的 ,也是人通天的途径 ⑥。大人陟升通天的目的是获取天德天命 ,获得形而上的治权 ,获取天德的目的在于化施天德。以此而论 ,天、山、河在德的体系中 ,各为因果 ,山通接天德 ,河化布山所荷畜之天德 ,因此 ,河不仅是水道 ,而且是荷负天德、化布天下的渠道。因此纬书《春秋说题辞》 :“河之为言荷也 ,荷精分布 ,怀阴引渡也。”从载负之涵义而言 ,“河”、“何”是相通的。因此“艮”也像“河”。山和河不可分离 ,山所畜之天 (先王 )德 ,必然通过河水化施天下。人君欲通天德 ,也必因河以达山、依山以达天。帛书本“鞫” ,孔颖达疏为“曲水穷尽之处。”水之穷尽之处必为山 ,六四乃艮之脚 ,合乎卦像。六四当艮之初 ,犹山下之位 ,为河之所成流的源所 ,故为鞫。“元吉” ,元 ,始也、初也 ,尚先生认为六四应初九 ,故曰“元”。初九有上行祀天之志 ,其志固佳而吉 ,然不能行。震为喜笑 ,因此象言“有

1 2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